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正文 第六四零章 你不要过来啊!
    此番何瑾调任的地方,是福建漳州府的月港。接到圣旨听是这个地方,何瑾不由抬头看了一下天:老天爷,你可真会玩。

    因为后来大明朝隆庆开关的时候,第一个开设的港口,就是这个月港。好似这冥冥之中,早有天意定数。

    不过那地方他虽然没去过,但感觉还是不错的。

    毕竟时节已八月过了,开始往冷里开始走了。福建那里四季如春,气候适宜还风景秀丽,用来养老......呃,让两位小妾养胎最为合适不过。

    交接了淮安的政务后,就乘船开始南下。

    一路上何瑾是真正贯彻了‘能走多慢走多慢’的原则,是遇到驿站就停,逮住机会就休息。甚至让沈秀儿和柳清霜都觉得,这次太过小题大做了。

    一行人走了七天,才堪堪从淮安走到了绍兴。

    然后绍兴这里女儿红、师爷啥的都挺出名,何瑾又忍不住整幺蛾子,在驿站中对高凤吩咐道:“高公公,咱就此休息个三五日再走吧?”

    高凤是内官监的右少监,又掌东宫的惜薪司,此番便被弘治皇帝和朱厚照,一致推选为皇家和东宫的代言人。

    早在何瑾跟朱厚照打得火热时候,两人就已经熟悉了。

    在历史上‘正德八虎’当中,高凤无疑是被冤枉惨的那位。人家虽是太监,可谨言慎行、用心尽事,还时常劝谏朱厚照那熊孩子,老不容易了。

    此时听何瑾说了这话,白发苍苍的高凤就苦笑一声,然后向何瑾施了一礼,道:“老奴多谢何大人了......”

    何瑾就误会了,摆手道:“高公公不用客气,敬老可是我们华夏的传统,我这个人还是很讲究的。”

    “老奴不是谢何大人这个,是谢何大人为老奴,找个了埋骨的好地方啊......”

    “埋骨?”何瑾就疑惑了,道:“您老这不健健康康的?说啥不吉利的话呢。”

    然后高凤就一本正经道:“按何大人这样的走法,咱到了福建,老奴差不多也就该蹬腿儿了......”

    何瑾当时就惊了,满脸的郁闷:至于吗?......您老绕了这么一个大圈子,就为了讽刺我走得慢啊?

    就这种说话方式......怪不得朱厚照一脚把你踹到了福建呢。

    可就在也想抖个机灵的时候,忽然看到窗外热闹了起来:自己的老娘、正妻还有小妾丫鬟们,一个个都往外走。

    尤其是柳清霜,一脸神色激动、两眼冒光的模样,明显是......红杏要出墙的迹象。

    何瑾一见心中警铃大作,当时隔着窗户就翻了出去,一把抓住小月儿问道:“怎,怎么了这是?”

    “唐,唐解元来了!”小月儿笑着傻呵呵回道。

    “唐,唐解元?”何瑾就疑惑了。解元不过是乡试举人的案首,大明每三年总会出现那么两个,不至于这么惊天动地啊。

    但随后眼珠子一转,登时脸色就煞白了:“是,是那个唐解元?”

    “哪个唐解元?”这下反倒轮到小月儿问了。

    “唐寅,唐伯虎,四大才子的那个!”何瑾就更有些傻眼了,道:“除了他能让这些女性如此疯狂之外,还能有哪个唐解元?”

    “那,那应该就是他吧?”小月儿就一脸不确定的样子,然后又想往外跑:“反正我看到夫人们都往外跑,说唐解元来了,肯定很热闹......”

    对于小月儿这样的迷之操作,何瑾是一点不意外。

    此时的他,满心只剩下惊恐,连连对身边的刘火儿和陈明达吩咐道:“还愣着干什么,快去呀!”

    “去,去将夫人们拦住?”刘火儿和陈明达没经历过这种阵仗,一时都有些傻眼。

    “去保护夫人别被挤着踩着了!拦......拦就算了吧。”

    从本心说,何瑾当然希望将驿站的门焊死,谁都别想出
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提示:个别地区章节图片加载较慢,如出不出来,请刷新!